句号xsan

只混同人圈(´∀`*)
不拆不逆w

P1.是我的临摹≥﹏≤但是没画完

P2.小雏田~

P3+P4+P5.我的小原创,,Ծ^Ծ,,

P6.大狗子(虽然我不玩阴阳师T_T但是小姐姐都在玩)

P7.快新同人ヽ(*´з`*)ノ

P8.来自草稿贱的中指

P9.卡哇伊萤总~(虽然我画的不好( •̥́ ˍ •̀ू ))

最后一张是小呱呱(*゚∀゚*)

请大家原谅我的画渣(鞠躬)

呵,我恨月考没有之一(ʘ言ʘ╬)

有人开始了指绘呢(∂ω∂)


大触说:这是喝了假酒emmm


画师:凉兮

emmm。。自己画的(「・ω・)「嘿

害羞脸红的巳月,原因不明(๑˙ー˙๑)

是该揭示真相的时候了……


揭秘,火影大人和暗部队长即忍者学校的早恋组和奈良父子的麻烦生活。


一个来自小屁孩的自述。


我叫奈良鹿代,性别男,大概十几岁,身高一米五五,三围……女厕所在那边随便找一个摸一下你就知道了。目前就读于忍者学校。


我的母亲叫手鞠,是来自砂之村的忍者,很凶。同时我也有着两个舅舅,一个是红发冷酷的我爱罗,另一个是唱大戏花脸的勘九郎。

根据那个花脸舅舅说我小时候经常弄乱我爱罗的头发简直就是一个不懂礼貌的小鬼。然后像个白痴一样笑起。

我表示对这个白痴很鄙视,果然还是白云比较好看。

回神时面前多了一堆沙子,隔壁家的阿呆过来排
放些体内的废物,我的心情突然愉快了起来。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我的父亲,奈良鹿丸,和我怕麻烦的性格一模一样,和我一起被老妈罚也一模一样。

他是第七代火影身边的的得力助手,也是参谋长,虽然他觉得这份工作超麻烦,不敢辞掉的原因是怕老婆,超麻烦的原因如下:

“鸣人,又有新任务……”

“呐呐~鹿丸!佐助又来信了嘚吧哟~”火影宝宝表示好开森~o(≧v≦)o

【To小狐狸:
        天黑了,我想你了。
                                 From:sasuki】

鹿丸看着眼前的大人像个恋爱中的小姑娘一样高举着“情信”绕圈圈,浑身上下都冒出粉红爱心的泡泡,嘴里娇娇的喊着“佐助”又蹦哒蹦哒跳到佐助的鹰身边奖励它自己刚吃完的拉面汤水。

后来火影不见了一段时间,那次的紧急任务和其他工作是老爸处理的。

老爸跟我说还是得辞职,老妈在身后非常饱含爱意注视着老爸。

我向老爸默哀。

我不会心疼老爸,因为我们基本没差多少。

说真的,我完全不想见到这对情侣。

“好热……巳月,你身上凉凉的……好舒服……”

“博人喜欢就好。”

“在巳月怀里也很舒服呢……要是能当抱枕该有多舒服啊……”博人接着往巳月胸膛蹭蹭。

“博人希望的话,我是没问题的哦。”巳月摸了摸博人金黄的脑袋。

“真的吗?”小太阳开心地抬起头(・∀・)。

“真的哦。”又摸。

“嗯。”好软。

佐良娜(眼冒金光):蝶蝶录好相了吗?我感觉我现在灵感爆发,随时都能产粮。

蝶蝶(眨眼):当然了!

梅塔尔(握拳):夏日真是好呢……青春烈焰不断燃烧!

“鹿代,你要去哪?”

“啊,井阵。我要去买墨镜(无敌限量版那种)顺便给我老爸买一副和眼药水。”

“你能给我讲点火影和暗部队长的事吗?其实最近老爸被老妈教唆画漫画(R18那种)被逼着找素材。”

“不要,麻烦。”

“欸?那么小气……”

“喂喂,能放开我吗?”

“不行,除非你告诉我,不然我会被我老妈整死的,你也不忍心看到你的发小离开人世对不对(^_^)?”

啧,我被我发小缠上了,可以拒绝吗?

又是麻烦的一天……



-END-


鹿代:以后这种麻烦的是不要来找我。

亲们,开学了,亲们还好吗?(微笑中透露着mmp)

我很诚实的告诉乃们开学之后保证没时间写文了。。。。(。>ㅿ<。)

但素我保证我不会离开的。

奇犽:我的小杰不在整个人都没劲了……【表示我需要(小杰)抱抱】

感谢我有着一个会画画的朋友✧*。٩(ˊωˋ*)و✧*。

画师:凉兮

【巳博】关于七代目和暗部队长对巳博的看法(微佐鸣)

主持人:我(作者本大爷)
嘉宾: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我【关于漩涡博人和巳月在一起了,你们有什么看法?】

鸣人(不满)【大蛇丸老变态当年把佐助变成了变态现在他家的小变态来祸害我家阔爱的儿砸!】(火影大人表示很气愤!<(`^´)> )

佐助【大蛇丸家的小基佬和我的徒儿搅基在一起了。】

我【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鸣人(激动跳起)【有! 虽然博人对大蛇丸家的都有着双方的感情,让他们在一起我是不怎么反对的。但是!昨日我撞见他们二人在房间的样子,我家的博人居然是被压在下面的!╰(‵□′)╯ 这是不可能的!(那是我肯定是在梦游*`へ´*)继承了我漩涡鸣人家的优(总)秀(攻)基因,不可能是在下面的!明明……唔唔!】

佐助(捂住鸣人喋喋不休的嘴)【抱歉,我家火影大人给你添麻烦了。】

我(汗)【没事……╭( ๐_๐)╮】

我【他们才十几岁就在一起了,你们不会反对吗?】

鸣人(有些心虚)【额……这个……早恋确实有些不好嘚吧哟……】(儿砸都已经被吃掉了不在一起还能怎样……我也没办法啊T ^ T)

佐助(斜眼看鸣人)【还好。】

我【请问你们一开始是否知道他们开始动情的事情?】

鸣人【不知道。】(果然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儿砸才会变成现在这样T ^ T)

佐助【知道。】

鸣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佐助(直勾勾的看着鸣人)【想知道?】

鸣人【算……算了】

我【如果一开始是巳月先动情你们知道了会怎样做?】

鸣人(咬牙)【好好教!育!教!育!一下大蛇丸家的小子嘚吧哟!】(休想玷污我家纯洁的儿砸▼皿▼#)

佐助【让博人学点防狼之术。】

我【又如果一开始是博人先动情你们知道了会怎样做?】

鸣人(后悔中)【和儿砸多多交流……】

佐助【随他。】

鸣人(突然炸起)【佐助!博人他可是你亲爱的徒儿!你怎么忍心让他被哔——】

佐助【▼_▼事情已成定局。】

鸣人哭晕在角落,不断忏悔中。

佐助(扛起在空中不断洒泪的七代目)【告辞。】

鸣人(老泪在风中纵横)【我卡哇伊的儿砸一去不复返……粑粑错了……嘚吧哟……】

我(混乱⊙x⊙)【本……本次节目到此结束……谢谢收看。】

…………

电视机前——

“呐,巳月我总觉得老爸和师傅有一腿。”

“嗯,他们当年可是相爱相杀,你追我打,轰轰烈烈的紧啊。”

-END-

在这篇文章里我深刻的体会到当主持人的难处……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居然忘掉了井阵这个人(罪过啊……)

关于【巳博】表白篇有几个问题求解答(其实没有任何思路,但是没有回复真的写不出粗来啊):↓

问题一:
√单向暗恋(扣1)
√双向暗恋(扣2)

问题二
√博人表白(扣3)
√巳月表白(扣4)

亲们请回复啊!(我会参考意见写文的w)

谢谢合作w(*^ω^*)


【巳博】你们这是在一起了吗?(原创短篇)

这是一个来自朋友们的疑问。

“你们不觉得巳月和博人之间的互动有些奇怪吗?”

佐良娜语言一出,引起众人一致的反应。

鹿:“确实,他们两人时常腻在一起,巳月从一开始进来学校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博人。对于博人的要求也是顺由他。”

佐:“巳月太宠博人了,身为同小组的人完全可以体会到。”

电:“其实我曾经见到过这一幕——”

【汉堡很好吃吗?】
【那当然啦!超级好吃的!】
【是吗?——】
【呜啊!巳月你干嘛要强我的汉堡吃啦!你手上不是也有吗!】
【我只是想尝一下博人的汉堡和我的汉堡味道有什么区别。】
【能有什么区别,汉堡不就是汉堡吗,还不是一个样。】
【不……我觉得博人的……比较甜……】

岩:“这个我也见过,那个时候我和电气在一起的。”

蝶:“唉,你们男生之间表达友情的方式也太奇怪了吧。”

佐:“我猜他们的关系可能不会那么简单……有一天晚上我和父亲拜访七代目的家,我从楼上听到他们的声音……”

【巳月!我不是说过不要大半夜再闯到我房间里来了吗?!还有你在往哪看呢?!】
【我没有闯进来哦。】
【挂在窗上也不行。跑来找我有啥事?】
【当然是来看你洗澡了~博人你的背果然很光滑呢~要是再沾染上一些……】
【给我滚开!】
…………

蝶:“看来听力太好也是个罪呢。”

电:“这个举动也太奇怪了吧,怎么可能回去看别人洗澡呢……”

梅:“听我说,这次我是亲眼看到的……”

【不行!这里是教室……】
【博人……我已经忍很久了……】
【唔啊……不……不行!不可以在教室……】
【博人……】
【晚上!我们晚上再做……好不好?】
【……】
【呀!别……唔!……那……那就换……换个地方!】

梅:“然后就是前几日巳月和博人旷课一整天的事情。”

鹿:“他们果然……!”

蝶:“就像恋人一样呢~”

佐:“难道说……!?”

“啊啦,终于找到你了电气!要一起去打游戏吗?……欸?你们几个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干什么呢?”

“博……博人君!啊……我们什么事也没干啊……哈哈……”

“是吗——真是可疑啊——”

“啊哈哈哈哈……”

佐:“我看可以的应该是你们才对吧。”

“嗯?什么意思?”

“你们在一起了吗?”

巳月上前揽住博人的肩,亲密的动作暧昧到令人遐(瞎)想——

“难道不是吗?”

-END-

巳:“我和博人的关系不是很明显的吗?”
鹿:“啊,只是有个脑抽的家伙非要这么写。”
蝶:“是啊,我觉得他需要一些脑残片。”

博:“不是!当然不是!”
巳:“嗯?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博:“表白呢?表白都没有怎么可能在一起啊!”
巳:“看来那个混蛋作者还没有写啊……”

要不要写呢?_(:з」∠)_很麻烦滴说……

关于这篇,稀里糊涂地写得乱七八糟,总之莫名其妙,希望能看得懂……

【巳博】巳月的安抚方式 (原创短篇完结 甜)

又名小小狐狸的顺毛方式即巳月式-如何安抚自家炸毛的媳妇

  博人生气的原因还要从巳月前些日子因为修行受伤被隐瞒的的时候开始。对此,爱妻如命的巳月也是半喜半忧。
 
  喜的则是恋人如此关心自己果然是最爱我的~(秒速开启痴汉模式);忧的则是博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就连之前电气的问候和鹿代他们去钓鱼的邀请都被无视掉了。虽然媳妇心里只有我这是极好的,就应该赏他们一个冷漠而潇洒的背影!(好像乱入了些什么→_→)
 
  而且博人生气的这些日子里……自己几乎都是睡在沙发上,伤好的差不多了,媳妇还好有留下被子的,傲娇小脾气什么的最可爱了~(乱入什么的快滚粗去!(╯°Д°)╯︵┴┴)但是怀里没有了暖和且柔软的抱(媳)枕(妇)即很久没有……和博人……在(哔——)上……做些美妙的事情了……

  巳月觉得冷战这种事情最好早点结束。

  “还在生气吗?Boruto?”

  “才没有。”

  早已知道说“对不起”是无用的,便不再浪费口舌。看见恋人赌气似的扭过头,撅起的小嘴和气鼓鼓的圆脸,巳月满脑子只有两个字——可爱。心中压制许久的欲望被挑动起来……

  突然间博人颈脖上感受到一阵冰凉……

  “Mitsuki!你……唔!”

  脖子上缠绕着小蛇,天生冰凉的表皮刺激着博人的感官,不禁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回头,打算给罪魁祸首一个回礼,却不曾想过会被吻上。明明知道是你做的事情却猜不到你下一步的举动……

  “你原谅我了吗?Boruto?”

  博人看着巳月用动物般可怜的眼神再加上略含撒娇之意的声音与本就上好的面容和霎时间凑到自己面前的近距离接触,这样绝佳的搭配无疑让博人闹了个大脸红。对此情形而感到慌张无措的小模样也是可爱至极。

  “我……我才不知道呢!我还有事……先……先走了……”

  含笑地拉回欲要逃跑的人,揽住他的腰肢抱入自身的怀里,让两人彼此之间更加亲密。

  “你还没有原谅我呢,Boruto,在你原谅我之前是不会让你走的。”
                 
  “那……本……本大爷就不计前嫌的原谅你了!” 

  “那我们就接着做刚才没做完的事吧~”

  “唔!……啊……放……放开……”

  -END-